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懷念大哥的日子-2

的終點,每一條岔道都會讓你走出很遠很遠。
  那天晚上,我帶著秋哥到大哥最熱鬧的場子去逛逛,順便做一聲道別。大哥的場子在一家五星的酒店裏,檔次是最高的,來這裏的客人非富即貴,哪個沒有百萬千萬的家產,還有好多平日裏一本正經的政府官員。百家樂(一種賭博工具)的臺面上堆著的都是一紮一紮的,矮矮的高度卻是很難逾越,因為一堆就有好幾百萬。我幾乎很少會看一眼,這裏的錢不是錢,都是紙。那些開槍跳樓自殺匆忙結束一生的最後送他們走的就是紙,誰也帶不走錢,就如來大哥場子裏的人,都是帶著鼓囊囊的錢來,帶著空空的口袋和哭臉回去,那些笑著回去的也是大哥放的線,是魚就離不開這裏的水,直至你橫著飄上岸的那天。
  我不喜歡百家樂,把錢押在花花的牌面上,有激情有喜悅卻感受不到樂趣,就如人生,把幸福和快樂押在臺面上換來的終究只是悲傷。我走過去和大哥打了聲招呼,我知道大哥是看重我,有意想把我留在他身邊,因為他當年也是一無所有也是靠勇氣和智慧打拼才有了今天的一切,也許他看到我是他當年的影子,在這個金錢的社會裏唾棄金錢勢利不為之動心的人實在不多,他很孤獨,孤獨到沒有朋友,沒有親人,只剩下在錢堆裏翻滾的自己。可是大哥看不出我過了今天,我就會走,會決然的走,因為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在我的世界裏,錢可以多可以少,可是自由和快樂才是我真正的嚮往。我不能失去自由,我不喜歡這地底下的生活。我其實很不快樂,就算我每天住在豪華的酒店套房裏,帶著保鏢,小弟們前呼後擁的捧者的光鮮。我知道這樣的背後是黑暗,是墮落,是腐朽。我不能就這樣將自己埋藏,甚至毀滅。
  從百家樂廳裏出來,麻將廳裏也是人頭攢動,好不熱鬧。秋哥跟在我身後,緊緊的,是不是他也預感我會離開,我要離開嗎?我意識懶懶的,什麼都不感興趣,看到那些醜態百出的賭徒,我甚至很厭惡,連同自己。秋哥看著我不是很開心,叫我去玩玩散散心。我想也好,從這裏開始,也好從這裏結束。秋哥叫人讓出一個莊來,黑壓壓的人頭,幾十雙眼睛全看著我,就象要把我穿透似的。我的手在發抖,我把心使勁壓在肚子裏,絕不能讓它跳出來。秋哥看我有些緊張的樣子,連忙站在我旁邊,場子裏頓時安靜得很,只留下他的威嚴在空氣裏飛揚。我伸手,秋哥從書包裏拿出兩大紮錢給我,悄悄告訴我20萬。我故做鎮定,因為我沒有錢,只是我每天看見很多的錢,就算大哥給我的錢一個月也沒有這麼多。原來上班的時候每個月只有可憐的幾百塊。秋哥每個月放點的利息都差不多有20多萬,對於他來說,也許只是一點點。
  我緊緊的握著兩個色子,好象這一扔下去就是一個燦爛的明天,一個光明的世界。我用力的把它們甩在臺面上,其中一個轉出了一朵美麗的花,久久才落下來,落下來的竟不知是枯萎,就如同煙花,誰又知道那?那耀眼繁華後的失落是什麼,是墜落,是塵埃。
  那一晚,我輸掉了100多萬,我知道只要留在大哥身邊,那不算什麼,秋哥還是會跟著我,小弟們還是會尊敬我,可是我執意要走的,我不能把我的未來掌控在別人手裏,我不要那些表面的光環,我要自己的世界。
  5
  放下窗簾,外面的世界依舊很精彩,我活在自己的世界裏。差不多用了十年我才還清那晚的賭債,我一分不少的都還給了他們。我用十年換來了平淡,也換來了站在窗前的暗自神傷。今天當我隱隱的感覺心還有些痛的時候,當我還有些懷念那些日子的時候,我不知道是大哥,是秋哥,還是那個也曾做大哥的我,是虛榮還是愛慕繁華,亦或是此刻的寂寞,我不得而知。
  人生也許只是短短的一?那,每一條路都有很多岔道口,走錯一條你就會走得很遠很遠,甚至無法回頭。我知道當我有些懷念那些做大哥的日子的時候,是因為那畢竟是我人生很重要的一筆。後來才知道那一晚也只是大哥設的一個局,只是想讓我留下來,留在他身邊。
  如今,那些都已成過往,我沒恨過他們,因為人本是在江湖飄,把握未來的是自己,救贖自己的依舊是自己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