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ard logo

標題: 心燈 [打印本頁]

作者: fox2154    時間: 2010-1-28 22:24     標題: 心燈

園園出差來到這個城市,一次不可多得的機會,約周邊市的幾位老同學聚一聚。
畢業二十多年,天各一方,有的都不曾一見。畢竟同窗數載,一口鍋裡掄馬勺,相見的?那間,便一眼認得彼此,你摸我的臉,我拍你的腰,唧唧喳喳,如出籠的鳥兒。當年血氣方剛、水靈靈的我們,如今大腹便便、弧線突兀,有時裝襯托,有化妝品遮蓋,仔細看臉,還是脫水蔬菜。芳芳,是我們這撥人的小妹妹,尚在圍城外邊,雖無那多家庭瑣事的拖累,也是一臉的憔悴。
坐定之後,老婆老公孩子,公公婆婆大姑姐,小同事老領導,扯不斷的話題。一會兒,重點便是集中到芳芳。園園直白的問:“怎麼回事?”“也許是高不成低不就吧。”跟芳芳同在一城市,交往多走的近,我便在一旁插科打諢,以解其尷尬。
“大姐,你說錯了!”芳芳點支煙,大口大口吸著,時不時的乾咳,好半天再不說話。兩位男士知趣的去套間的那頭兒看球賽了。芳芳製造的一圈圈一縷縷的煙霧,帶我們走進她的情感世界……

二十年前,因是小夥子的父親與芳芳單位曾有工作關係,芳芳邂逅這位湖北小夥子,一米八的個頭,儘管是中專學歷,但談吐舉止很有修養,一個在南方,一個在北方,鴻雁傳書,小夥子不嫌芳芳農女出身,芳芳不計對方學歷低,小夥子的父親還專程來過芳芳的單位,及至談婚論嫁。芳芳在姊妹中最小,傳統篤實的母親死活不讓小女遠嫁,老實孝順的芳芳,只想讓老母高興,就這樣,芳芳錯過了一段好因緣。之後的幾年裡,倆人還保持通信和電話聯繫,只是那信和電話就象雨後屋簷下的滴水,越來越少。
再後來,同事同學老鄉少不得牽紅線做月老,芳芳也處過好幾個,然而只到關鍵時候,常常是芳芳叫停,二人世界沒法子再延續。曾經人介紹市公安局一小夥子,辦理結婚登記用的二人照片都備好了的,激情的小夥子欲和芳芳表示親昵,芳芳卻一把將人家推出去大老遠,芳芳說不清這是為什麼。
“我是性情中人,真的,大姐!”聽芳芳一語,我既驚又愧,不敢正視芳芳那眼神兒。自愧為大姐,這多年,整日裡風風火火,忙孩子忙家務忙工作,芳芳有什麼事情願跟我嘮叨,聽是聽著,卻原來聽而未聞;自視瞭解芳芳,卻原來熟視無睹,從未真正走進她的內心世界。
芳芳與楚國俊才的一段戀情,記憶中聽她說過的,我真恨自己的粗心和不經意,更不想她是如此的癡心不改一往情深。早知如此,以我的脾氣,會扔下孩子放下家務甩開工作,拉了芳芳直奔湖北,回頭再做芳芳老娘的工作。
……
芳芳依然大口大口的吸煙,依然時不時的乾咳,沒有表情。我的嗓子卻感到憋悶,我想說,芳芳,大姐對不起你,但沒有勇氣說出來。淚,在眼窩打旋,卻沒有掉下來。園園走過去,硬是掐斷了芳芳的煙,那一刻,我看見園園的眼裡,也涵著淚……
想起郭沫若《月蝕》中的宇多姑娘,還有郭老自歎自嘲的唐詩一句:“可憐無定河邊骨,猶是春閨夢裡人。”“天上九頭鳥,地上湖北佬,”九省通衢的楚地,集北國厚土之淳樸,攜南國山水之靈秀,物華天寶,人傑地靈,難怪芳芳走不出那片天地。遙想那位小夥子,早已人夫人父、事業有成。而遠在北方的癡情女——芳芳,卻依然空望著早已不屬於自己的那片天;為一個無言的結局,執著的守望著;為一個沒有謎底的秘密,支付自己的青春年 華;心,三毛般,為夢中的橄欖樹,幸福的流浪…… 那個特立獨行的三毛,一代才女,不肯如圍城中的我們一般隨波逐流。三毛也許和我們大多數普通女人一樣,有大多時間是生活在瑣碎、無聊、挫折和困惑中,但她沒有沉淪,沒有退卻,用如花之筆,帶著自己,走盡千山萬水,遊暢於貧瘠的撒哈拉沙漠;一顆純淨的心,醉情在自己的愛情故事裡;她的生命雖顯短暫,卻絢麗永遠。歲月流逝,物是人非,但對於你喜歡你熱愛的人,你的眼光中所留下的形象始終美好如一,引起的感覺永恆溫暖。我是理解了芳芳:她的感情世界,容不得虛偽,執著的追求真愛。芳芳生活的也許不夠完美,但她活的勇敢,活的自信。我倒是希望芳芳更有三毛的豁達和不羈。愛,不是年齡的產品,而是心靈的能力。在生和死之間,是孤獨的人生旅程,心中保有一份真愛,是照耀人生得以溫暖的燈。人說芳芳已是中年半老的什麼,只有獨善其身了。我說,芳芳的心裡,有那溫暖的燈…… 人,大概都希望自己那盞心燈長明長亮。圍城這邊的我們,大多是糊裡糊塗的愛了,糊裡糊塗的做了爸爸媽媽,完後是相扶相幫,耳須鬢磨,天長日久,到了誰也離不了誰了。細想開來,當初進城,有多少真的是情愛無邊、非他不嫁、非她不娶?倒是為父為母的倫理常綱責任義務,固定了為夫為妻。年輕的他們、已不在年輕的我們、還有老年後的我們,心裡有那盞燈嗎?那盞長明的燈……




歡迎光臨 浮生一夢 生活空間 (http://888meme.info/) Powered by Discuz! 7.0.0